127、不只是我(1 / 2)

眼前这尊人形神祇的话,让唐川陷入了深深的凌乱,有些怀疑自己的认知了。

毕竟,他对于神祇的认知,也只是出自主神格里的记忆,而这些记忆,并不能被自己完全调用。

眼前这人,声称他的规则之力很弱,所以梦境的一角,具现化的比较粗糙。

并且听他的语气,似乎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,是十分正常的事情。

这对于有序规则捕捉比较完善的下位神,都是不怎么正常的,不会做具现出这么错漏百出的梦境。

可是,他又声称,自己是前段时间,被主神殿加冕的中位神。

最扯淡的是,他说他和上位神干过架,没打赢,也没打输。

这……

一下子横跨了下、中、上,三种位阶的神祇状态,几乎算是一个大维度了。

真的假的。

又是怎么做到的?

“哧溜(我说他说打架狂吧,只会打架)!”

哧溜发声鄙视了。

掉帧人影逐渐清晰起来,他抠着后脑勺,笑哈哈道:“看来神祇们,对我的误解很深啊,我平时其实很儒雅随和的,但是有些时候,不是我想打他们,是他们比我打他们啊!”

唐川看着逐渐变得清晰起来,可仍旧能够看出,这是一个投影的俊朗黑发青年,道:“我是灾厄主神的新尝试,记忆不完全,你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为什么能够一下贯通三种神位,既然连梦境都是残缺具现的,为什么能够被加冕成为中位神?”

俊朗神祇解释道:“其实也没有这么菜啦,因为乌托邦这个片段,只在我梦境中,微弱的出现了一次,还不是主要场景?所以才有点儿漏洞。

而且我潜意识中?绝对的乌托邦,是不会存在的,即便存在?那也是神祇的手笔?这样看来?依旧不是纯粹乌托邦。

所以就出现了这种情况,真实和虚假混杂……

至于我的神格?为什么是中位神……

嗯,这是个哲学问题?容我想想,该怎么解释。”

他似乎真的在认真思考,最后憋出了两个字:“能打,只能这么解释了。”

唐川诧异道:“能打?”

掉帧神祇笃定的点头道:“就是能打。”

唐川问道:“光凭能打?”

掉帧神祇确认道:“是的,按理说,要捕捉了所有有序规则,才能够成为中位神?我却只掌控了一小半,连很多下位神都不如?所以各种玄异神通?我是施展不出来的。

回忆当年?我还是某个次宇宙的仙的时候?连点石成金都不会,但是我能够把术法通玄的仙,摁在地上暴打一顿。

到了主宇宙,因为某段时间?我急于回到故乡,见到想念的人,也就没有这么多时间,去捕捉规则,我有自己的机遇,将属性都点在了能打上面。

某次捡了全能全神的漏,让我那些属性,更加的强悍了。

我吊打了所有下位神之后,发现大家还是不认可我,某位巅峰上位神,更是出言不逊,所以我就……”

唐川抢答道:“你就把他也吊打了一顿?”

“咳,咳咳……”

掉帧神祇有些尴尬,道:“打是打了,不过被吊打的是我,但是他也别想好过,我把他家宝库给搬走了,还在他姘头屁股上,写了句到此一游,他就满宇宙追杀我,太小气了。

还得感谢大佬您们,前段时间主神殿不是颁布法令吗,不准摇人儿了,摇人儿也不准打个没完了,我们这场横跨数千地球年的群架,才算告终。

而且我也加冕成功了,有了一定的权限,这件事情,也就暂时不了了之。

这不是逃累了吗,完成加冕之后,好不容易找个地方睡觉,做了些稀奇古怪的梦,刚好被您们撞到了。

您说,我虽然在规则层次,连少数下位神都比不上,但是我能以破坏力量,强行破开他们的规则禁锢,将他们都暴打一顿。

下位神打完了,我就去打中位神,直到中位神都被我打的差不多了,剩下的那几个,都是藏在规则海洋里,我找不到他们,也就勉强被他们说成了平手。

然后我又去打上位神,被吊打了几次后,我就不惹那些高阶上位神了,找下面凑数的打。

确实,他么规则之力掌握的多,我也很难破开,可我攻击、防御、逃跑无敌,被巅峰上位神追杀了这么久都没事儿,您说,我到底算是下位神呢,还是中位神呢,还是上位神呢?”

唐川听完后,也真是无语了。

还真只是能打?

有序规则都没有捕捉全?

难怪梦境错漏百出的!

最新小说: 重生从收智商税开始 奈何清风知我意 我在远月玩穿越 只是因为动了心 我老婆来自另一个地球 她那么软 从指环王开始 重生之名流商女 余污 鉴宝人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