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、滚(1 / 2)

1月15日,大风。

我……

不知道该记录什么了。

无法挥去的绝望,已经将我的深深吞噬,留下遗书的计划,也被我放下了。

因为我不知道写什么,写给谁看,反正最后都会被阳光下的黑暗销毁。

我只能留下日记,想办法将它藏在,我目光所及最隐蔽的地方,期待后来者看到,离开这里,永远不要再回来!

切记。

如果看的这些文字的你,就是邪恶本身,嘲笑我的尸体吧,但是我同样会在天堂,又或地狱的某个角落,对你们发出最怨毒,最诚挚,最凄厉的诅咒,永生永世,永无止境。

1月16日,多云。

我早有预料,可是最后的希望破灭,我猜幡然醒悟,原来绝望怯懦已如蛆虫的我,还有那一丝丝希望吗?

可这渺茫到,我自己都察觉不能的火种,终于在这一天破灭了。

整片大陆,或者整颗星球,一切对外通讯设备,已经完全损毁,这里成为了一潭死水,比绝望还绝望,是它的最终归宿。

我要走了,动用了卫星设备,可能已经被他们发现了,陌生人,祝我好运。

祝我……

在沦为邪恶的养料之前,亲手了结自己。

1月17日,晴。

我从通风管道,进入了这个酒店,酒店的名字已经没有意义了。

因为,我注定死在这里了,日记,也是。

外面已经被完全占领,他们的窃窃私语,摧毁了我的每一根神经,挥之不去,成为梦魇。

每一个深夜的惊醒,我都要努力回忆,自己有没有梦呓,有没有在睡梦中发出动静,被他们听到。

我或许是这片区域,最后幸存的人了,从前两天开始,黑夜里那可怖的哀嚎声,已经不再环绕各处。

可是,我为什么有些想念了呢,想念那痛苦的哀嚎,那被邪恶占领,我的同胞们,发出的,最绝望的凄厉之声……

那让我感到,还有同类存在的亲切。

我已经病态,我知道,却无法遏止,如果下一秒,我拿起身旁的手枪,打穿了自己的脑袋,我将毫不惊讶。

……

看着看着,唐川就睡着了,睡得甚是香甜。

如果让日记的主人知道,他在生命的最后时刻,留下的最痛苦的笔墨,被某个没心没肺的人,当成一本睡前故事来看的话,或许他的诅咒对象,可能还要再多一个人。

唐川再次梦回蔚蓝星,见到自己曾经的故人、故土,看到岁月的洗礼,在他们身上,留下不可逆转的痕迹。

可这次还没等他完全沉浸其中,便被一声巨响闹醒了。

唐川立马从沙发上坐了起来,向着声源处看去。

坐在地面上的猎星战士,已经先一步行动,风一般蹿了出去。

唐川后来居上,几乎和他同时赶到“案发现场”。

这个酒店的最顶层,只有唐川他们入住,而且在入住之前,他也吩咐过前台了,除了自己有事找,不然不要随意打扰。

然而此刻,这个身穿酒店制服的侍者,有起降舱不走,已经从通风管道,进入了最顶层。

猎星战士设下的隐蔽陷阱,一瞬间就将他捕捉了,几道肉眼难见的绳索,将他牢牢的捆绑在地上。

最新小说: 重生从收智商税开始 奈何清风知我意 我在远月玩穿越 只是因为动了心 我老婆来自另一个地球 她那么软 从指环王开始 重生之名流商女 余污 鉴宝人生